崛起中的东南亚地区钢铁业 [ 2018-12-03 ]

据新华社信息

东南亚地区各国经济起步相对较晚,经济基础普遍薄弱▓█,特别是钢铁产业发展滞后。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深入和全球工业产业链分工的持续调整,东南亚地区廉价的人力资源等要素吸引了大批投资▓█,使区域内工业化进程加快,带动钢材需求不断增长▓█。

用钢需求方面,建筑行业用钢量占比最大▓█,多数在60%以上,越南甚至达到了93%▓█,这也决定了东南亚各国的主要消费以长材为主。2016年▓█,东南亚六国(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粗钢表观需求为9024百万吨,增速达到了11%▓█,其中越南增速最大,增速高达22.3%▓█。但是除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外,绝大多数东南亚国家人均钢材消费量仍处于比较低的水平▓█,特别是印度尼西亚及菲律宾,其人均钢材消费量分别为60千克▓█、110千克,与世界平均水平220千克仍存在较大差距▓█,这意味着东南亚各国未来消费增长的空间很大。

供应方面▓█,钢铁生产主要集中在马来西亚、越南▓█、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四国。2016年▓█,越南、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四国的粗钢产量分别为781万吨▓█、475万吨、276万吨和383万吨▓█。可以看出,即使在东南亚地区处于领先地位的越南粗钢产量也仅有781万吨▓█,规模仅与我国一个大型钢铁企业相当。但近年越南粗钢产量快速增长▓█,2007年其粗钢产量为202万吨,去年增长至1147万吨▓█,年复合增长率为18.95%;而马来西亚粗钢产量自2008年起呈负增长势态▓█,2007年其粗钢产量为690万吨,至2016年下降至276万吨▓█,年复合增长率为-9.7%;其余东南亚国家粗钢产量基本保持稳定▓█。

东南亚钢铁产业链结构失衡问题较为严重,炼铁产能屈指可数▓█;炼钢以电弧炉炼钢为主,产能非常有限▓█;轧钢能力相对较大,并且经过近些年的持续投资▓█,产能增长迅速,但提升产品附加值的钢材深加工能力不足▓█。因此,长期以来▓█,东南亚地区轧钢厂更愿意从国外进口低价钢坯轧材,从而造成区域内炼铁▓█、炼钢能力长期得不到发展。

为满足基础设施行业对螺纹和线材日益增长的需求▓█,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马来西亚和越南等国大力扩充螺纹和线材的产能,同时半成品和成品钢材进口需求不断增加▓█。2016年,越南净进口钢材1696万吨▓█,泰国净进口钢材1615万吨,印度尼西亚净进口钢材1098万吨▓█,马来西亚净进口钢材765万吨,菲律宾净进口钢材720万吨▓█,新加坡净进口钢材258万吨。以上东南亚国家2016年钢材净进口量达到8317万吨▓█,东南亚区域内钢铁供需不平衡由此可见一斑。

在过去的一年里▓█,除了传统的供应商中国以外,东南亚地区还有不少进口资源来自俄罗斯▓█、西亚和南美等。由于中国供给侧改革压减钢铁产能▓█、东南亚本土产量增长、市场竞争加剧▓█,中国钢铁企业出口压力和意愿都有一定程度下降。

另外▓█,为降低进口依赖,东南亚地区也在大力发展其初级炼钢产能▓█,目前主要是以废钢为原料的电弧炉产能为主,但越南▓█、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国的高炉产能也在迅速增加。东南亚地区天然气资源丰富▓█,有建设直接还原铁厂的优势,但是由于该地区近年来天然气价格不断上涨▓█,供应不稳定,所以虽然建设高炉比建设直接还原铁厂成本要高很多▓█,但是多数投资者还是选择了建造高炉。

去年以来▓█,东南亚地区新增高炉产能约每年950万吨,其中台塑河静钢铁公司产能占比较大▓█,另外还有很多新项目计划或已经开始建设。这其中包括陕西钢铁公司和陕煤集团计划在印度尼西亚新建两个项目▓█,年产能1000万吨;台塑河静钢铁在越南已建成年产能700万吨项目▓█;和发集团在越南的年产能400万吨项目近期将完成;联合钢铁在马来西亚的年产能350万吨项目已经完成▓█;印度尼西亚德信钢铁年产能350万吨项目预计明年投产等,另外还有一些项目处于初期规划中▓█。

新建的高炉产能将导致铁矿石和炼焦煤的需求量增加。据估计▓█,2016年东南亚六个主要国家为满足自身需求而进口的铁矿石共计700万吨,这一数字不包括从淡水河谷的进口量▓█,因为马来西亚和菲律宾是淡水河谷铁矿石的运输和混合枢纽。考虑到在建和即将投产的项目▓█,预计这一地区铁矿石的消费量将增加两倍。

综上所述▓█,东南亚地区未来钢铁需求增长空间巨大,其本土钢铁产能扩张强化了东南亚地区钢铁自给化的趋势▓█,尤其是越南台塑河静产能的不断释放,将改变越南甚至整个东南亚地区的钢铁生产布局▓█。新建的高炉产能,一方面将导致全球铁矿石和炼焦煤的需求量增加▓█;另一方面也将对中国的钢材出口造成冲击。

信息来源: